古村落的旅游发展,不主张“开发”,要“开展”

时间:2017-03-06 11:06   来源:未知   作者:李明   点击:

古村落的旅游发展,不主张“开发”,要“开展”

3月5日下午,全国政协文艺界委员参加小组讨论,冯骥才就传统文化保护等问题发表看法。 新快报记者 祝贺/摄

 

全国政协委员冯骥才:

3月5日下午,全国政协文艺界委员参加小组讨论,委员们围绕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进行讨论。冯骥才、姜昆、濮存昕、成龙等来自文艺界的委员备受媒体关注,追问关于文化自信、传统文化传播等问题。他们纷纷就传统文化保护等问题发表看法,建言献策。

冯骥才:

盲目开发致古村落快速消失

自2012年住建部、文化部、财政部等部委启动传统村落保护工作以来,目前已公布4批传统村落名录,4153个村被纳入保护范畴。据此成立的专家委员会制定了三个标准,落点在评定、保护和监督,并将其逐一下发到村落中。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冯骥才,一直都在为传统村落保护奔走呼号。

“我们很多好的古村落,都已经没了,消失了。”冯骥才一发言,就直指古村落保护的问题:只要一选出来,就进入旅游。而一旦作为商品对象,马上就开发,比如那些经典的建筑成民宿。

最近一年多,他通过调查发现,很多村落的民宿已经报废,没人住了。“谁会在村子里玩一圈后住那里?谁会?”他如此反问现场委员,“现在文化产业园比文化产业大,现在的文化产业园很多都报废了,很多城市都留下老文化产业园的遗址。”说到这里,现场不少委员鼓掌认同。

那如何开展古村落的旅游工作?冯骥才强调,古村落的旅游发展,不主张用“开发”,主张“开展”。因为开发是按照旅游的效率改造它,而开展旅游的前提是不能破坏它。“从旅游的本身价值来说,越是保持原真性,越是保持原有的财富,旅游的价值就越高,时间也会越长。”他最后感叹,我们不能说积累了千百年的村落,一二十年就糟蹋了!

文化传承不能弄脏“源头”

说到传统文化保护,不得不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目前,我国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为1372项,省级非遗超过万项,还有市县两级非遗。

“现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条好路,要对中华大地上的民间文化进行全面调查。”冯骥才强调,如果中华大地创造的这些文化,比如歌剧、戏曲、节日等,不进行抢救,不进行保护,失去了就没有了。“所以,我们着急啊,我们不可能不着急。”

他还说,官员可能更多的是要解决现实的问题,但是,知识分子更需要有前瞻性。尽管官员和知识分子两者的角度不同,终极目标是一致的,都是希望这个社会好。

从非遗来讲,最关心的是哪几类呢?他分析道,一个是民间工艺,因为看得见摸得着,可以搞博览会显示政绩;一个是民间歌舞类,因为可以在各个景点进行表演。然而,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的举措也是存在问题的,比如民间戏剧中的皮影,好多人只对雕刻的皮影有兴趣,对皮影艺术本身却是扔一边,完全不管的。

此外,他还指出,现在搞民间艺术传承人的培训是不必要的。国家文化遗产是传承的,还需要培训吗?难道还要拉去大学培训吗?

“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传统,是我们的源头,我们始终是在下游。我们的源头可以拿来做可乐、雪碧,也可以沏茶,但是我们不能弄脏我们的源头。”在他看来,文化迎头撞上了市场经济的时代,好处是带来另一种传播。但如何保持自己文化的纯洁和标准,是我们遇到的大问题。他指出,各地的中小学生都应知道自己的家乡有哪些传统文化和文化传统,教师可以带领中小学生去非遗存在的场域里参观,也可把非遗传人请入学校。

濮存昕:

传统文化传播是一个过程,要始终坚持属于自己最本真的东西

最近,中央电视台推出的大型文化情感类节目《朗读者》备受好评,全国政协委员、表演艺术家濮存昕作为第一期朗读者,朗读了老舍的《宗月大师》。濮存昕在会后接受了新快报记者的采访。他谈到传统文化传播,认为是一个过程,要慢慢来。

“要始终坚持属于自己最本真的东西,比如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我们一定要相信中国的传统文化。”在被问到文化自信的问题时,濮存昕坦言,生活自信就是文化自信,要本真地去生活,因为生活赋予了每一个人权利,而文化也一样。

姜昆:

建议教育部尽快将传统文化列为中小学国家正式课程

2017年,全国政协的文艺组多位专家共同起草和提交了“关于教育部应即刻建立传统文化国家课程的提案”,希望首先在中小学阶段尽早设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国家课程,并在学科教育理论研究、课程构建研究和专业师资培养多方面,迅速建立国家传统文化教育与传承课程体系。

参与人教社中小学传统文化教材研发工作的姜昆指出,目前全国80%中小学已开设“国学”相关课程,由于教育部未明确学科课程标准并审订教材,各地出版社、书商、个人大量“国学”教材充斥在中小学课堂。

姜昆分析,目前,这些学科教育的内容不够准确。国家所倡导的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而非仅仅是“国学”,“传统文化”至少应包含“国学经典、传统艺术、民俗文化”多个组成部分。现在国内绝大多数教材往往只注重《弟子规》《三字经》或者《论语》等单本书的经典教学,忽略了百家思想争鸣的学术导向和民族艺术类资源的补充。同时,学科教育目标也不够清楚。当代传统文化教育是创新而不是复古,应强调“传统文化与青少年人格培养”的学科教育终极目标。


(责任编辑:李明)

【免责声明:光迅网出于传递商业资讯的目的刊登此文,部分作品是由网友或者相关企业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内容不当,请联系我们及时修正或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