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犁人”杜金行 辨证有方百草何须神农尝

时间:2018-05-07 11:09   来源:未知   作者:李明  


 

    杜金行,现任中日友好医院中西医结合心脏内科主任医师。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医学硕士。曾赴日本埼玉医科大学第二内科、日本聖玛利安娜医科大学难病治疗研究中心、日本富山大学研修。2005年起至今担任北京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内科兼职教授。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活血化瘀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及多家医学学会常委、委员、多家医学杂志编委。主编、主译多部专业著作,发表学术文章180余篇。
擅长心衰、冠心病心绞痛、高血压、心律失常、血脂异常及慢性肾脏病、失眠、胃肠疾患的中医特色诊治、中医理论挖掘及中西医结合一体化诊治,尤其是在心衰、胸痹、水肿、蛋白尿、血尿、糖肾、尿毒症、心肾同病等方面,有独到创新疗法。
 


 

    这是中日友好医院极其平常的一天。

    杜金行教授终于可以在中西医结合心脏内科自己的诊室坐下来,喘口气。

    就在刚才,他手中的一个病人总算退烧了。在辗转找到他求诊之前,这位病人已经反复发烧多日,西药用下去,热度退到38、39度,但转眼却又飙到近40度。他开的两剂方药,两天时间,让病人退了烧。

    我们不免有了疑问:是否所谓的中西医结合,就是西医治不了的病,中医来治,而中医治不了的,则西医来治?

    这个“蠢蠢”的疑问,令面前这位学生眼中绝对严师的长者哑然失笑。
 
    杏林躬耕,不拘一格“荷犁行”

    在我们采访的前两日,杜金行教授刚刚接诊了一个糖尿病肾病四期的患者,大量尿蛋白尿、尿排不出,浮肿十分厉害。这类疾病最易出现反复和高度水肿的情况,现代医学的治疗一般是服用利尿类的药物,但通常是治标不治本;而另一种为浮肿厉害的患者输入人血白蛋白的疗法,则费用较昂贵。经常有类似的患者,实在没办法了找来。

    杜金行教授编制了糖尿病肾病的中医“治疗指南”:一二期轻度者的给予清热养阴活血化瘀,三期出现蛋白尿的则加强补肾固涩,四期存在大量蛋白尿且水肿明显时就补益脾肾活血利水养阴,五期则加强排毒……

    这名患者经他施治,尿一晚上就下来了,心衰、全身浮肿的情况随之得到了明显改善。

    也有患者拿着CT、造影的结果前来,冠状动脉硬化,心血管狭窄已经达到90%,这时杜教授并不避讳告诉他们:“赶紧支架,不要拖了。”

    这大概就是他选择中西医结合的初衷吧。不会偏颇的一味让患者进行中医或者西医的治疗,主动打破藩篱,一切以病症“得治”为目的。



 

    “中西医结合,其实就是一种优化的治疗方案。借助现代先进的诊疗技术,选取最适合患者的治疗方案。哪个方案最合适、最有益,能够使患者的疾病得到最好的治疗,就选哪个!”

    杜金行教授说着话,右手掌做了个往下劈的动作,力道干脆利落,那是经年累积下的一种果敢和自信。杏林40载,他如同一个勤勤恳恳耕耘的“老农”,不拘一格地去找犁地的“犁杖”,不管是家传的还是借来的,只要用着“趁手”,只要“杏林在旺”惠及更多人,他便二话不说“荷犁而行”。
 
    家学无言,传承自在其心

    中西医结合的医生必须具备两套能力,一是完整的、系统的中医基础理论和临床能力,二是还要跟得上现代医学也就是西医的发展节奏。将两套体系融于一身,才能算一个合格的中西医结合的医生。

    虽然杜金行教授一再谦虚的说自己算不得中医世家,但我们还是挖到了“大料”。

 

 
    杜教授的祖母,是一位在多年实践中自学成才的“妇幼圣手”。当年,他的家乡周边村落,十之八九的婴儿们都是被祖母接到这个世上来的。在幼年的杜金行记忆中,祖母很厉害,谁家的媳妇胎动不安了,都来请祖母。而祖母过去后,单凭一套手法对孕妇腹部施以抚慰,便大人孩子俱安了。甚至祖母摸上一摸,胎位正不正、是男是女就都清楚了。如果谁家的孩子得了急症,祖母单凭针灸就可搞定。

    杜教授很少看到祖母用药,幼年的他认为祖母有一双“神奇的手”。当然随着年岁渐长,他知道了神奇的不是祖母,是中国传承数千年的医术。虽然祖母并没有刻意教过他,后来的他也并没有继承祖母的“专业”,但是传承从来不在于只言片语的教导。耳濡
目染激发了他对中医的好奇和兴趣,奔波行医随传随到的“身教”让他知晓了治病救人的崇高,正是这一种特殊方式下的幼承庭训,让他面临人生选择之时,毫不犹豫的报考了北京中医药大学,从此走上“行医问道”之路。

    瓶水霄云,医道之“问”有其方

    短短半个上午的采访,诊室的门几次被人推开,有找杜大夫“看看”的,有跟杜老师约好了“来看看”的,有病房里的患者点名要他“去看看”小护士无奈来“抓人”的……而他无不好脾气地有问有答,因为被我们的采访“绊住”而让人稍等,那表情像是“损失”了一个亿——他实在非常喜欢“看”病。

    “把每个病人都当做我的一本教材,治病也要读病。治病治一例,读病读透了,找到其中的‘道’,或许能够治一大类病……”

    他的“问道”,走的是致用务实的路线。

    为了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普及,杜金华教授极力推进中医的白话。用现代的语言诠释出古老复杂的中医理念,让受众、百姓能听懂,更重要的是让西医听得懂,首先能做到两方的理论是可以沟通的。

 


    他花了大量精力来做的另一件事,是细化中医的“术”。

    血管狭窄30%要怎么操作?狭窄50%怎么操作?

    胃火、胃寒、胃湿这些证候的治疗方法和步骤如何?

    中医治疗一个病证的方子可能有十个八个,医生用哪个?学生学哪个?

    西医有各种疾病的操作指南,但是中医没有。杜教授想做的,就是如同他对糖尿病肾病的中医疗法一样,给各类病证编制操作性很强的“治疗指南”,让医生可以按图索骥。面对一种病证多个方子的纷乱状况,他凭借自身多年“看病”的经验进行甄选,让学生可以学习背诵。

    “中西医结合治疗,关键在中医的‘术’上,不在‘略’上。中医从来不缺概念性的理论,少的是具体的细化的‘术’。我既然想到这一点,就想方设法也要实现!数千年传承下来的好东西,就摆在那里,我们找到正确的‘道’,才能用它造福更多的人……”



 

    谈及此处,杜金行教授双目湛亮。好医生的标准很简单:治病救人;好医生的标准又很难:要医术精湛、要医者仁心……而更有一群人,他们跳出了医生职业的范畴,跳出了病人诊治的视野,他们关心的是整个行业的发展,他们体念的是普罗大众的福祉。不由让人念及唐代李翱的问道诗,“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霄水在瓶”——杜金行教授这一种对医道的追求,出于自然,行之至诚,令人起敬。
 




 


(责任编辑:李明)

【免责声明:光迅网出于传递商业资讯的目的刊登此文,部分作品是由网友或者相关企业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内容不当,请联系我们及时修正或删除。谢谢!】